玛格南历史上的精彩摄影作品

2022年1月17日摄影知识639阅读模式

玛格南摄影通讯社旗下的摄影师和新闻摄影师许多都已具有相当的世界知名度,从事广泛的主题,如家庭、宗教、战争、贫穷、犯罪、政府和庆典等,都有相当经典而且重要的纪实摄影作品,下面这20张图片活跃在摄影界的玛格南摄影师们的作品,一人一张,是对过去一年全球状态精辟的视觉回顾。

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之际——随玛格南作品回顾历史

1989年西柏林民众在柏林墙前示威

1989年西柏林民众在柏林墙前示威

玛格南摄影师们的足迹,曾踏遍东德和西德,记录冷战期间的日常生活、军事化、社会运动和重大事件。在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之际,作家达伦·安德森(Darran Anderson)回顾玛格南档案库中记录柏林墙的作品,探讨柏林曾经的分裂。

玛格南

玛格南图片社(Magnum Photos,又名玛格南摄影通讯社),是一家世界知名且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摄影经纪公司,在纽约、巴黎、伦敦和东京设有分部。玛格南摄影通讯社成立于1947年,为了忠实呈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影像纪实而成立,创办者都是当时知名的新闻摄影师。

玛格南

权力与镜头:Gregory Halpern的摄影思考

洛杉矶及周边出自项目《ZZYZX》

洛杉矶及周边出自项目《ZZYZX》

摄影师格雷戈里·哈帕恩(Gregory Halpern)于2018年成为玛格南提名成员,来自纽约州的他长期从事摄影教学和系列拍摄,作品往往以摄影集的形式集结出版,其中最广受赞誉的《ZZYZX》在2016年由Mack Books出版。我们与哈帕恩深入探讨了他的摄影实践,理解他投身世界的方式。

在街头遇见玛格南

1983年印度旧德里

1983年印度旧德里

旧德里火车站一个不寻常的安静时刻。车站和周边地区通常非常拥挤,交通经常陷入停滞。

摄影集《Magnum Streetwise》对玛格南图片档案进行了深入挖掘,展示过去70多年里那些帮助定义街头摄影的作品。从玛格南联合创始人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的早期作品到2019年的创作,街头摄影的洪流一直贯穿着玛格南图片社的心脏地带,直到今天。

其中有以街头摄影而闻名的摄影师们,如艾略特·厄威特(Elliott Erwitt)、布鲁斯·吉尔登(Bruce Gilden)和马丁·帕尔(Martin Parr),当然,也包括那些并不视自己为街头摄影师的成员们。《Magnum Streetwise》以摄影师和多样主题作品为基础,融合了有见地的文字与拍摄趣事。

这一摄影集不仅探索了玛格南作品,还探讨了在不同时代,摄影师们是如何在概念及实操方面处理休闲场所、市场、旅行等常见主题,并同时诠释巴黎、纽约、伦敦和东京等地。

罗伯特·卡帕镜头下,三十年代的中国

1938年5-6月中国西安

1938年5-6月中国西安

在玛格南图片社于1947年正式成立之前,就有不少后来成为玛格南成员的摄影师们来到中国进行拍摄。最早期的作品可追溯到三四十年代,当时玛格南联合创始人罗伯特·卡帕和布列松因摄影任务首次造访中国,自此开启了之后玛格南与中国之间的不解之缘。

过去八十多年里,玛格南图片社长期与中国进行文化交流,玛格南摄影师也见证并记录着这片日新月异的土地。玛格南图片社通过《玛格南摄影师在中国》系列文章,呈现中国数十年来的发展变化。

我们深入挖掘玛格南图片社档案,精心选出一批罗伯特·卡帕于三十年代在中国拍摄的黑白照片。当时,同为战地摄影师的伴侣格尔达·塔罗在西班牙内战中不幸去世,此后他便从西班牙来到中国。卡帕的作品充满历史意义,通过这位摄影大师的镜头,我们得以重见那段特殊的岁月。

定格“垮掉的一代”

1959年美国纽约

1959年美国纽约

“Cock&Bull”咖啡馆的安静片刻,这里很受“垮掉派”诗人的欢迎。

玛格南摄影师伯特·格林(Burt Glinn)的摄影集《垮掉的一代》(Beat Scene),汇集了许多首次面世的照片,深刻透视20世纪50年代后期美国标志性的亚文化。这些图片在R|A|P机构与Burt Glinn的遗孀Elena合作摄影师大型回顾展时被挖掘出来,捕捉了“垮掉的一代”精神。主题元素包括音乐、舞蹈、艺术家、艺术、浪漫和“垮掉派”社区,不仅有黑白作品,还有70多张彩色照片。

这些影像难能可贵,其中内容成功地将“垮掉的一代”的原始能量传递给观者,这是前所未有的概念。

Bruno Barbey眼中的摩洛哥色彩

1985年摩洛哥梅克内斯

1985年摩洛哥梅克内斯

玛格南摄影师布鲁诺·巴贝(Bruno Barbey)是瑞士裔法国人,生于摩洛哥。他曾在拉巴特、塞拉、马拉喀什和丹吉尔等不同的摩洛哥城市生活。巴贝在其个人著作《我的摩洛哥》(My Morocco)的序言中曾提道,那里是“一片异常平静、时间几乎凝固的土地”。

“在这里,摄影师有时候很难完成工作,因为他必须学会融入那些墙壁。由于随之而来的诸多风险,摄影师必须抓拍,否则就只能以无限的耐心长久地等待。因此这些照片是无价的……关于摩洛哥的记忆,只能带着敬意捕捉下来。”

布列松镜头里的四十年代中国

1949年中国上海

1949年中国上海

学生们在游行队伍中跳着秧歌。传统上,中国北方的农民会在收获季节跳秧歌。后来,秧歌被解放军采纳,跟随他们的足迹,传遍全国各地,变得非常受欢迎,许多产品都以“秧歌”的名字作为广告。

玛格南图片社成立后,联合创始人布列松曾在1948和1950年间旅居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1948年12月,为完成《LIFE》杂志的摄影任务,布列松首次来到中国,在这里居住了十个月。

当时,他主要在北京和上海拍摄,捕捉下了中国历史上的一段关键时期。后来在1958年,布列松还曾又一次回到中国,考察和体验十年间的变化。

Richard Kalvar的街头摄影

1972年法国巴黎拆除中央市场

1972年法国巴黎拆除中央市场

玛格南摄影师理查德·卡尔瓦尔(Richard Kalvar)认为自己的摄影手法“更像诗歌而非新闻摄影”。卡尔瓦尔的摄影集,比如《Earthlings》和《Photo Poche》与《Photofile》摄影书籍,捕捉了人性固有的奇特性,并聚焦日常生活中广泛存在的模糊性。

“有时我会拍下一大堆照片,结果第一张就是合适的那张,不过这种情况非常少见。很多时候,都是接近最后几张才成功。”

摄影与电影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

1982年瑞典马尔默咖啡厅

1982年瑞典马尔默咖啡厅

玛格南图片社和电影一直有着深厚的渊源。玛格南联合创始人之一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跟瑞士演员英格丽·褒曼之间的一段感情,让他得以走进1946年电影《美人计》(Notorious)的幕后进行跟拍,玛格南第一批“on set”(聚焦片场)的作品就此诞生。

在这以后,越来越多玛格南摄影师深入电影片场 玛格南摄影师和电影之间向来是“礼尚往来”的关系。最能说明这一点的就是,电影摄影师和导演会将玛格南摄影师的作品视为灵感源泉,而摄影师们也从影片中获取灵感。

那位在“偷看”的玛格南摄影师

195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195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在玛格南摄影师艾略特·厄威特(Elliott Erwitt)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位乐善好施的窥探者身上的那种兴奋与激动。这指的不只是摄影师,还包括观众,往往也适用于拍摄对象。

他对窗户的抓拍好比视觉诗歌,主题是看与被看。每天,投射在我们身上的扫视形成了无声的对话,体现着一种既定的永恒。

开学第一天

1993年中国上海

1993年中国上海

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九月都是新学年开始的时候。对很多人来说,九月的到来意味着漫长暑假的结束,意味着要回归日常生活,回归课堂点名,当然也有下课冲向操场的兴奋或是冷汗。

玛格南档案库中题材广泛的学校主题作品表明,各国或许有着不同的办学体系,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但对大多数人来说,九月唤醒的是新学期开始的回忆,继而成为重新开始的好机会。

解读布列松的拍摄原则

1932年法国赫雅斯The Var公寓

1932年法国赫雅斯The Var公寓

阿格尼丝·赛壬(Agnes Sire)曾担任布列松基金会主席15年,在此之前,她在玛格南图片社拥有20年的工作经验。基金会成立之初,赛壬便加入,与著名摄影编辑兼出版商罗伯特·德菲尔(Robert Delpire)共同打造档案库。赛壬对布列松的摄影了解得非常透彻。通过这篇文章,她的话语带读者进行一场“打卡之旅”,解析布列松拍摄方法的核心特征。

你睡了吗

1985年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康尼岛

1985年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康尼岛

睡眠和做梦是两大生命之谜。玛格南摄影师费迪南多·希安纳(Ferdinando Scianna)曾写道,“人们一直以来都在问,为什么要睡觉?” 在其著作《to sleep, perchance to dream》(《睡去,眠中可能有梦》,1997年)中,希安纳展示了自己三十年来对睡梦的探索,这是他在翻查档案、寻找一张底片时才发掘的主题。

他写道:“就因为这个特殊机缘,我才发现我有很多照片拍的都是睡梦中的人,而且自开始从事摄影以来,我就一直在拍这样的照片了,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给予我的机会。”

伊斯坦布尔:百名之城

2001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外斋月期间

2001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外斋月期间

数百年来,伊斯坦布尔的城墙庇护着复杂的多元种族与文化。从拜占庭到新罗马再到君士坦丁堡,这座称谓丰富的城市曾是渐进多元主义的标志,一直以来不断重塑自身。

近年来,玛格南摄影师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以充满诗意的摄影手法,持续记录该城的悠久历史和迷宫般的街道,并将系列作品命名为“百名之城”(City of a Hundred Names)。

玛格南在片场

1994年罗马尼亚康斯坦察

1994年罗马尼亚康斯坦察

电影《尤利西斯的凝视》外景拍摄,驳船上的列宁头像道具。

1995年,希腊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作品《Ulysses' Gaze》(尤利西斯的凝视)上映,评价好坏参半。

玛格南摄影师约瑟夫·寇德卡(Josef Koudelka)曾明确地表示,“十五年里,我没有为别人工作……从不接受任何任务,从不为了钱而拍摄。”那么,他是为何会被这部电影吸引,并答应跟组拍摄,记录幕后花絮呢?

捕捉一天中最迷人的光影

2017年6月20日美国纽约

2017年6月20日美国纽约

第16街和第10大道交界处,切尔西市场外。

清晨与黄昏时刻,太阳或刚刚升起或开始落下,低悬在天空中。阳光暗红,影子拉长,万物笼罩着一层温暖的金光……

这是影像界的“黄金时段”(golden hours),此时漫射效应最为明显,阳光也需更加地深入大气层才能到达地面,是许多摄影师心中的“魔法时刻”。

2017年夏天,玛格南摄影师齐聚纽约召开年度大会时,他们当中许多人在每年日照时间最长的这几天中,拍下了“黄金时段”的景象。

我们都在两性之间找到了爱的新维度

1990年美国纽约布里奇汉普顿

1990年美国纽约布里奇汉普顿

艾略特·厄威特(Elliot Erwitt)对复杂的事物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他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对“情侣”这一谜团的着迷,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我对这个主题非常感兴趣,不时陷入爱情之中——有时幸福,有时则不然,”这位玛格南摄影师说道,“在我最钟爱的消遣......摄影中,自然而然地,我也拍摄了很多围绕这个主题的作品。”

寻找活珊瑚橘色

1993年埃及亚历山大港

1993年埃及亚历山大港

2018年年底,彩通色彩研究所(PANTONE Color Institute)发布了2019年的代表色:活珊瑚橘。

玛格南摄影师们拍下的影像中,也有不少活珊瑚橘色。从波特·格林(Burt Glinn)镜头下的纽约彩色圆盘、格奥尔基·平克哈索夫(Gueorgui Pinkhassov)捕捉的迷人晚霞,到马丁·帕尔(Martin Parr)拍摄的阿尔巴尼亚独特建筑,我们挖掘了玛格南摄影师的不同记录,带你踏上一场活珊瑚橘的视觉之旅。

在玛格南摄影师的镜头中,遇见春天

1989年英格兰坎布里亚

1989年英格兰坎布里亚

花园与风景,出自《The Pleasure Principle》(《愉悦法则》)

随着冬意逐渐褪去,花园也渐渐苏醒,准备迎接春天的到来。从冬天的萧瑟景象到夏季的花团锦簇,花园为摄影师的想象力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历史上,花园既见证着沉思冥想和激进的身份政治,肆意生长的野生植物,和被人为修剪后的秩序感,也反映了人与自然之间不断变化的关系。

  •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投稿、本站原创以及互联网统一发布,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