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风

2022年3月4日摄影技巧 摄影术语7492阅读模式

采风,汉语词语,拼音是cǎi fēng,意思是指对民情风俗的采集,特指对地方民歌民谣的搜集,古籍文献中多见的“采风”一词,如今报刊、网络更是多见。虽为同一词,并且同与诗有关,但词义、用法却大相径庭,所以有必要一说。

采风出处

采风
隋 王通 《中说·问易》:“诸侯不贡诗,天子不采风,乐官不达雅,国史不明变,呜呼,斯则久矣,《诗》可以不续乎!”

谓搜集民间歌谣。 明 刘若愚 《酌中志·大内规制纪略》:“世之君子,当不讳之朝,思采风之义,史失而求诸野,闲中一寓目焉,未必不兴发其致君泽民之念也。”

清 王应奎 《箬包船纪事》诗:“谁为采风者,听我歌此诗。”

采风问俗

采风问俗,汉语成语,拼音是cǎi fēng wèn sú,意思是采集歌谣,访问风俗。出自清·俞蛟《梦厂杂著·潮嘉风月》。

采风问俗

古人采风

采国风

古人所谓“采风”,“风”即诗,取自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国风”,“采风”即“采国风”“采诗”,其来已久。元结《舂陵行》:“何人采国风,吾欲献此辞。”刘克庄《圣贤》:“君看国风三百首,小夫贱隶采何嫌。”杨慎《送何勋伯》:“柱史南巡采国风,行台分向浙西东。”

《诗经》“国风”系民间风谣,所以又有“采风谣”。戴叔伦《送崔拾遗峒江东访图书》:“九门思谏议,万里采风谣。”刘克庄诗也数有“采风谣”。通常多说“采诗”。杜甫《题衡山县文宣王庙新学堂呈陆宰》:“采诗倦跋涉,载笔尚可记。”皮日休《奉和鲁望樵人十咏》:“若遇采诗人,诬辞收鄙陋。”杨巨源《春日奉献圣寿无疆词》:“汉典方宽律,周官正采诗。”陆龟蒙《袭美见题郊居十首因次韵酬之以伸荣谢》:“谩欲陈风俗,周官未采诗。”刘宰《运河行》:“忆昔采诗周太史,不间小夫并贱隶。”

周官、太史,指周朝采诗之官,所以又有“采诗官”之说。《唐诗纪事》:“古有采诗官,命之曰风人。”陆龟蒙《南溪渔父》:“倘遇采诗官,斯文诚敢告。”白居易《新乐府》:“周灭秦兴至隋氏,十代采诗官不置。”古人一般认为周朝设有采诗官,周以后历朝不再设。三代以后虽不设采诗官了,但“采诗”事不废。

封建王朝为何专门设官“采诗”,或曰“采诗”作何用呢?权威解释,应是《汉书·艺文志》所云:“《书》曰:‘诗言志,歌咏言。’故哀乐之心感,而歌咏之声发。诵其言谓之诗,咏其声谓之歌。故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可知封建王朝设专门采诗官,向民间广泛采诗,是为了观风俗、知民情,以正为政之失。

玄宗

所谓“小夫贱隶”,即指底层百姓。在这方面颇为后世称道的是唐玄宗。《旧唐书·崔日用传》载,玄宗手诏曰:“夫诗者,动天地、感鬼神、厚于人、美于教矣。朕志之所尚,思与之齐,庶乎采诗之官,补朕之阙。”由此观之,唐代“开(元)天(宝)盛世”的开创,还有诗坛的“盛唐气象”,与玄宗采诗以补己阙的诗歌观不无关系。

唐代未设专门的采诗官,采诗事由相关文职官员承担,因此拾遗、校书、翰林学士等职务多由诗人担任。所以白居易《新乐府》《采诗官》序云:“鉴前王乱亡之由也。”开头即云:“采诗官,采诗听歌导人言。言者无罪闻者诫,下流上通上下泰。”以至明代,卢龙云诗仍有“使者采风旌独行”“使者采风能及远”句,“使者”即采诗官员。宋代郭祥正《前春雪》:“世无采诗官,悲歌寄鸿鹄。”李光《海外谣》:“世无采诗官,吾言徒感激。”是感叹自己的感慨无人重视,并非埋怨朝中未设采诗官。

显而易见,古代有些诗人关于民生疾苦和社会问题的幽怨、讽喻之作,是为民代言,主要是写给最高统治者皇帝看的。

白居易《寄唐生》即明言:“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就连诗僧贯休赠僧人之诗《送梦上人归京》也说新诗“即须天子知”。陆游《柴怀叔殿院世彩堂》:“圣朝若遣采诗官,尚可为公图不朽。”均言应让皇帝看到。关心民间疾苦的开明皇帝,也能留意所采之诗。白居易年轻时入仕,竟是因其针砭时弊诗受到宪宗皇帝看重。《旧唐书·白居易传》载:“所著歌诗数十百篇,皆意存讽赋,箴时之病,补政之缺。而士君子多之,而往往流闻禁中。章武皇帝纳谏思理,渴闻谠言,二年十一月,召入翰林为学士。”白居易逝世后,宣宗皇帝还作诗悼念并予赞扬,可谓最高褒奖。

此外,还有皇帝自己留意“采风”的,如开启“康乾盛世”的康熙帝玄烨,《巡幸杭州》诗开首便云:“东南上郡古临安,亲采风谣一省观。”

现代采风

画家走进虎丘山开展写生采风活动

画家走进虎丘山开展写生采风活动

如今常用的“采风”,则是就作诗而言,指为作诗而安排的旅游、观光活动,或往某地游览、参观而为作诗宣传。“采风”之“风”,显然已成“风光”“风物”“风情”“风气”“风俗”之类词的“风”。

因为是游览、参观,其实就是旅游,所以并非作诗的作家这类活动也名之为“采风”,甚至一些旅游团,也冠以“采风”之名。

“采风”一词,有清一代诗人用法皆如唐宋,以至现代陈三立、成惕轩诸名家,也仍用如前人。是知以“采风”谓游览,乃今人所创用。其实,游览作诗如果要和“采风”联系起来,就应该是元代诗人徐贲《连理木为何坰赋》所云“作诗聊以备采风”。

可知如今所谓“采风”,与古人的“采风”不但相去甚远,而且有些抵牾。不过,依据约定俗成、习非为是原则,也不能算错,可视为变用。

如今把游览作诗称作“采风”是可以的,但忘记而废弃古来采风以反映民生和社会实情的传统,却是不可以的。诗是最精美的文学样式,是诗人真实感情和社会现实的形象记录,天然而有“美刺”和“兴观群怨”特点。所以诗除了颂扬外,还有针砭效用,更应该予以重视。

好诗促进社会进步的功用人所共知。如今“采诗”很方便,不必如古代采诗官那样辛苦便可轻松采得。各级文联、作协的大小官员,理应负起“采诗官”之任,效仿古之采诗官,注意收集反映社会实情和表达百姓情感的好诗,让诗真正起到其本应起到的作用。

  •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投稿、本站原创以及互联网统一发布,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