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印像派

2022年9月12日冲印172阅读模式

一条短信宣告了网易印象派的终结。短信中说:因业务调整,网易印象派将于2020年2月28日0点全面停止运营。

网易印象派成立于2007年,是国内最早专注于印刷品定制的电商平台之一,与它同时代的平台大多已经停运,如今这家曾号称“中国最大”的影像定制电商网易印象也已经停运多年。

网易印像派

背靠网易这家互联网“大厂”,网易印像派自诞生之日起便可谓自带光环,不仅在互联网圈风光一时,更是备受印刷圈关注。带着“个性化定制”影像印刷品的标签,网易印像派确实也曾为互联网圈带来一股清新之风。

然而,现在回头来复盘,再看看互联网上从大众点评到知乎再到贴吧,绵延不绝的吐槽,小编打心底里冒出一个疑问:网易是否真的用心经营过这块业务?

“网易印像派停业了吗?”这个问题几乎从网易印象派成立之初,就不断有人在网上提问。网站页面更新慢、客服反应慢、印刷质量不稳定、订单处理慢、制作周期太长、解决问题粗暴简单、产品价格高等,使得很多用户对网易印像派体验不佳。

知乎上关于“如何评价网易印象派”的话题有零零星星的讨论,时间线从5年前延续到现在,有赞有贬,吐槽偏多。

在各种新业务、新模式,不断涌现又不断消失的互联网圈,网易印象派的停运并没有激起多大的水花。 对印刷圈来说,一家背靠“大树”,曾经风光一时的头部电商平台的倒掉,倒是有许多值得反思之处。

喀嚓鱼

喀嚓鱼也叫咔嚓鱼,喀嚓鱼(Snapfish)是一个基于Web的照片共享和打印照片服务平台,该平台是由惠普所拥有。用户免费可以上传图片并存储。它是由商业伙伴Rajil Kapoor、Bala Parthasarathy、Suneet Wadhwa和Shripati Acharya在1999年推出。之后,纳尔逊加入公司并成为首席财务官,后来担任总裁。

喀嚓鱼
世纪开元网上冲印

世纪开元智印互联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位于山东省济南市,是业内领先的“互联网+印刷”企业,以C2B和S2b2C模式为主导,打造印刷产业互联网平台,为终端用户提供一站式场景化小批量定制印刷服务,为行业合作伙伴提供资源赋能,为社会设计人才提供创业、就业空间,为供应和协作伙伴链接产业资源。

世纪开元网上冲印
有福网

有福网除了在线冲印照片服务外,其个性印品也是多种多样。个性化产品涵盖了:照片书(包括个性杂志、宝宝成长日记、开窗画册、照片影集等)、木版画、影楼对裱相册、个性台历、个性海报、年历海报、个性挂历、个性T恤(包括男生T恤、女生T恤、情侣T恤、亲子套装T恤等)、个性杯子(包括变色杯、马克杯、全彩杯、珠光杯以及情侣杯)以及其他的个性创意产品(包括个性封面笔记本、纯白内页笔记本、宝宝识字卡、折叠卡片、签到本、明信片以及其他的随意贴卡贴等)。

有福网
虎彩冲印公司

全球优秀的奢侈品纸包装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全国印刷十强,亚洲最大规模数字印刷机群,中国个性化印刷领跑者。我们致力于让印刷走进千家万户,为企业及消费者提供包装印刷、按需出版、个性影像、个性包装、安全印务等个性化印刷服务。

虎彩冲印公司
电信爱冲印

爱冲印是中国电信基于宽带互联网的数码冲印及相关增值产品服务,客户通过网络上传照片,即可冲印照片、定制精美相册、水晶礼品、台历、相册、马克杯、大头贴等个性实用的物品,且提供送货上门服务,足不出户就能留住。

电信爱冲印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网冲印成立于2006年1 月10日,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照片网上冲印照片、照片书制作、个性创意礼品定制的大型电子商务平台。率先在全国2000多个城市开通快递上门及货到付款服务,首家提出并承诺30天有质量问题无条件退换货,买贵了双倍差价补偿服务措施。

我的相册

一,个性化印刷定制就是玩不转

网易印像派的停运,再次将印刷圈由来已久的争议,推向了前台:个性化印刷定制为什么就是玩不转?

早在十几年前,基于“数码印刷+互联网”的个性化印刷定制,便被印刷圈给予厚望。然后一番探索下来,从龙樱网(2005-2011年),到涂书网(2011-2013年),再到喀嚓鱼(2015年停止中国区服务)等,最早一批提供照片书、微博书,以及个性化台历、马克杯、鼠标垫等个性化印刷定制的电商平台,在闪亮一时后又纷纷关停。

在龙樱网宣布停运时,有人说:龙樱网倒在了黎明前。然而, 8年过去了,个性化印刷定制的黎明不仅没有到来,看上去似乎还变得更远了。

小编注意到:前面提到的4家电商平台,个个出身不凡,有得天独厚的先天资源优势。

其中,网易印像派是互联网“大厂”,对个性化印刷定制的试水;龙樱网是上市印刷企业界龙实业,对个性化印刷定制的尝试;涂书网是华北地区数一数二的纸张经销商与印刷企业的联手探索,实际上也是资本对个性化印刷定制的试探;喀嚓鱼则是数码印刷设备供应商惠普旗下的业务。

此外,柯达也曾有一个名为Gallery的网站,提供照片存储及相关打印服务。网站注册用户一度高达7000万,后来卖给了以照片书闻名的印刷电商Shutterfly。

这些个性化印刷定制最早的试水者,身份各异:既有互联网“大厂”,也有印刷产业链条上各类雄心勃勃的企业。然而,无一例外,它们最后都黯然收场。

在涂书网势头正盛时,有人曾采访过其创始人朱勇。他提出了一个口号:让每个家庭都有印刷资产,让每个企业都有印刷资产,与虎彩追求的“让印刷走进千家万户”如出一辙。

在决定关闭涂书网时,朱勇仍然强调:“这块业务方向和商业模式是有未来的。”但多年之后,据说他的观点出现了大逆转,几乎断然否定印刷电商有成功的可能。

数码印刷和互联网的兴起,让很多人对个性化印刷定制的市场前景充满了想象。然而,一个又一个先行者的接连倒下,证明要激发这一市场似乎不是一般的难。

二,个性化印刷定制为什么这么难做?

小编曾看过很多报道,说是国外家庭如何如何喜欢将一家出游的照片打印成册,将家庭聚会的照片打印成册,将孩子成长记录打印成册……

小编也曾真诚地认为: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这也将成为中国家庭的日常。并且,咱们有世界第一的人口,这该是一个多大的市场啊。

然而,早就有圈内大咖指出: 个性化印刷品的消费群体,咋看上去似乎很大,但真正有高频需要又有粘性的消费者,到底有多少?

比如,小编曾经在2012年和2015年做过两次照片书,消费总计二三百元。虽然小编觉得照片书确实很有意义,但一想到要挑选照片、平台上传、设计制作就有点头疼,这比在淘宝看上一件衣服就果断下单付款麻烦多了。

实际上,很多人都有与小编类似的感受:同样是电商平台,定制一份个性化印刷品的体验,与淘宝购物差得太多了。无论下单速度还是物流速度,都很容易成为客户诟病的理由。

在网络上,小编还看到很多关于印刷质量的吐槽,抱怨收到的照片书跟电脑上显示的不一样,没有屏幕上的颜色那么鲜亮。很多人认为这是质量问题,而不能理解这其实是色彩再现的技术问题。

从印刷圈走出去的投资人凌代鸿,曾直言不讳地指出:照片书市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他认为:中国人跟美国人不一样,没有他们那么追求情调,也没有他们那么有创意。照片书只在婚纱和儿童摄影领域是刚性需求,可能还有个性化的名片。做B2C的难度非常大,终端用户的消费频次够不够?单款产品的价格是多少?如何去获取流量?每一个问题都很难解决。

除了消费频次、产品价格、流量等问题,从平台的角度来看,个性化印刷还要直面客户服务的难题。一个客户做100本个性化台历,同100个客户每人做1本个性化台历,带来的收入相差无几,需要付出的客户服务成本却差异巨大。以印刷圈原有的大客户服务模式,来应对个性化定制的服务需求显然行不通。

为了避免直接面向C端客户的成本和服务压力,龙樱网、涂书网等,都曾试图打造B2B2C的新型运营模式,通过中间商降低营销和服务成本。这种尝试取得了一定效果,却未能最终改变两家网站关停的命运。

三,急切的流量需求与巨大的营销成本

国内的个性化印刷定制做得这么难,国外的情况又如何?圈内经常拿国外的Cimpress和Shutterfly作为成功的样板。

可根据三好同学在《 中国有多少台indigo印刷机?及这家做照片书的美国印刷电商卖了17亿美金,它一年能赚多少钱? 》中的分享,这两家鼎鼎大名的公司过得同样并不容易。

最简单的例子, 两家公司同样拥有超高的毛利率(50%左右),最终拿到的却是超低的利润率(近年来均未超过4%)。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 “营销费用”耗掉了相当一部分毛利。2018年,Shutterfly营销费用为5.06亿美元,花掉了50.58%的毛利。而Cimpress最近6个财年,营销费用在毛利中的占比从未低于50%。两家大佬合人民币每年10亿起步的营销费用,主要都用在了流量与用户获取上。

由此可见,无论国内外,对低频、低客单价的个性化印刷品定制来说,流量和订单获取都不容易,需要付出巨额的营销推广费用才可能砸出水花。

问题是:在当前国内互联网“拉新”成本动辄几百甚至上千元的情况下,一个客户要下多少单才能把这块成本赚回来?而且,他真的能下那么多单吗?

正如一位投资人所说,互联网发展的早期,流量便宜得像水一样。而现在,贵得像油一样。

由此可见, 印刷电商虽然省掉了销售人员工资,却必须在流量和客户获取上投入更多的预算,成本压力相对传统企业或许只大不小。在互联网用户增长趋缓,流量成本越来越高的情况下,尤其如此。

而且,流量难题也是很多印刷电商开设自有网站碰壁,转而纷纷选择进驻淘宝、天猫、京东等大平台开店的主要原因。只不过,随着竞争的白热化,在这些大平台获取流量也越来越不容易了。

小 结

说来说去,个性化印刷定制,尤其是想做成大平台真的很难。然而,依然有人心存不甘,前赴后继地在进入这一市场。

小编也曾设想:如果这一领域能够像共享单车、外卖那样受到资本的青睐,借助大资金的介入,在营销上迅速形成热点,以激发潜在的长尾需求,会是一种什么局面呢?

或许,个性化印刷定制还是很难做。但是,如果再脑洞大开一下:随着5G时代的到来,假如消费者挑选照片、设计相册,或者定制购买其他个性化印刷品,变得更为智能、简便,从点击鼠标到印刷生产装订可以一气呵成。这个事情是不是就能做了呢?

当然了,这些目前还只是想象。 随着网易印象派的告别,最早一批以个性化定制为卖点的印刷电商,基本关停殆尽却是可见的现实。

  • 本站文章来自网友投稿、本站原创以及互联网统一发布,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